Azure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ymh:泥塑我

cr taroball

真是要了命啦这四个人

昨天梦到小弟让我给他口,他又粗又长,他那根好热啊,他笑眼盈盈地看着我,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像坠落凡尘的小天使;恶魔的手却死命按着我的头,我挣不开,我没有办法,面前是万丈深渊巨石落了也听不见个响,我也闭着眼为他跳了

(怎么这么yhsq 小弟 对不起)

唉 好想看万能男孩破幻记下啊 好想好想看 好想看 哭辽

顽劣成性(中)

勿  //  上 //   升  //


下应该会有小破车(虚心)


4糖

李振洋想这个小孩儿怕不是被糖糊了脑袋,怎么都晕倒了还只想着糖呢。不过还能想着糖说明也不是太严重的低血糖,他稍微宽心了些。他一溜小跑到医院旁边的小店里买了几袋子糖,草莓的抹茶的橘子的,各式各样。回来的时候小孩儿已经坐了起来,靠了个白色枕头在背后,笑眼盈盈的。手背上输的葡萄糖似是起了作用,一点红润浮上宣纸,像一幅好看的水墨画儿上点缀的两片桃花瓣。

 

“想吃哪袋?”他摊开手里五颜六色的糖,手指一个一个点过去,小朋友的眼睛也随着手指左右移动。“要这个。”李振洋指尖点到一袋悠哈草莓夹心糖的时候小朋友开口,尾音向上轻挑,满是撒娇的意味。床边那人撕开包装,拿了颗晶莹剔透的软糖送到他嘴里。小朋友嘴唇软软的。

 

“怎么就低血糖了,没吃中午饭吗?”李振洋问。

 

“嗯。还没吃饭就被他们拽出去了。”李英超嘴里嚼着糖,声音含糊不清。

 

“他们经常这么欺负你吗?”李振洋又捏了几颗,干脆一次性放他手里。

 

“也没有经常吧。偶尔。”李英超把头低了下去,“但是我能应付来。”

 

“别看我瘦,打起架来可是很厉害呢。”又想起来什么似的,他捋起袖子做了个秀肌肉的动作,清澈的笑容扬在嘴角。

 

“得了吧弟弟,你看你那胳膊细的和筷子似的。”李振洋也笑了,伸手呼噜了一把他乖顺的黑毛。“哥哥会保护你的,以后没人敢在我面前欺负你。”

 

 

 

 

李振洋是不喜欢小孩子的,好看的那一类除外。眼前的少年穿着白色校服,和素色病房的床单枕头融为一体。线条分明的锁骨连接着清瘦的躯体和细长脖颈。小孩儿真的太瘦了,下颌和鼻梁都像被造物主精心雕刻过锋利而流畅,还偏心地安了双水波流转的大眼睛。谁能拒绝这双眼睛呢,李振洋于深邃的瞳仁中看见自己的影子。那是玻璃柜中被四面八方灯光照着的透明琥珀,也是浩渺宇宙尽头令人无法脱身的黑洞,是只要看上一眼就会被石化的美杜莎。残缺让美好的事物更具吸引力,就像引他注意的是独自蹲在沙滩上的小朋友而不是海边打闹的什么别人。此时脆弱的小朋友激发了他格外旺盛的保护欲,我保护你几乎是脱口而出。

 

“你现在住哪儿啊?要不要和哥哥回学校住我宿舍。”

 

“住学校。下学期的住宿费已经交了,校外留宿的话会被记过的。”学校对于住宿管的还挺严,他也想住在外面,奈何他今年初三,初升高的关键阶段他也不想节外生枝。

 

“好吧。那舍友会欺负你吗?”李振洋担心。

 

“可能会吧。但要是哥哥你经常来看我,他们就不会嘲笑我了。”李英超垂下眼,像头受伤的小鹿。

 

初中的年纪正是对一切都似懂非懂的年龄段,中二的孩子们是热情最高的,同时也是恶意最满的。对于父母离异同学的嘲讽无外乎“没人要”、“野孩子”之类的难听字眼,李振洋光是想想就觉得脊背僵硬身体发寒,何况小孩儿还要亲自承受无端的恶意。

 

“好,哥哥答应你,每周都来看你,带你出去吃好的怎么样?”李振洋对他做出了西西弗斯的承诺。

 

但他的哥哥不是那个不守信用的国王,他会回来的会实现承诺的。李英超想。不然自己也会惩罚他怀着内疚推石头。

 

 

5 篮球

 

李振洋在那天知道了他父母离异的事情,也听他说母亲留了一小笔钱给自己,省吃俭用差不多够读完大学。李振洋还是心疼,每周五准时出现在附中校门口,冲下课的小孩儿挥手。人群藏不住他188的个头,李英超总是能一眼看到他然后飞奔着过来挂在他身上,然后嗲嗲地说哥哥我们今天又去吃什么好吃的呀。

 

亲密的像对血脉互通的亲兄弟。哥哥拉起弟弟的手,弟弟拽着他的大手摇摇晃晃,步子一蹦一跳。李振洋有时候带他吃路边的麻辣烫,有时候是去几条街外的大商场里吃牛排,吃完了顺便带他逛逛男装。李英超总说平常都要穿校服,没机会穿自己的衣服,拦着他不让买。李振洋拿着几件衬衫在他身上来回比划,艺术生的审美让他确定出最适合弟弟的风格,然后二话不说走到柜台刷卡,也不顾李英超的阻挠。

 

“哥哥你别老给我买衣服啦,下次用我的卡行不行?我也有钱。”李英超捏着银行卡的角撇嘴问他。

 

“不行。”他哥义正言辞拒绝。“你还小,你那钱得留着读书呢,小弟乖乖听话啊。”

 

“好吧。”嘴角下撇的弧度更大了,“那你得让我请你吃冰激凌!”

 

“行行行。”李振洋见不得他这个表情,只当是哄小孩儿开心,“去吧,去给哥哥买个原味的。”

 

小朋友终于收起不满,颠颠跑去买冰激凌。回来的时候拿了两个,他和哥哥一人一个,哥哥只吃了一半把剩下的也给了他。小朋友今天收获了三件衣服和一个半的甜筒。

 

 

 

周末李振洋叫他来学校的自习室学习。8点起对这个大学上了三年的成年人来说有点困难,所以每天都是李英超先去图书馆给他占座,等到了十点多他才晃晃悠悠过去。摸清了弟弟并不爱吃薯片可乐而偏爱糖类,他书包里除了书本画板就是不同口味的糖了。李英超给他占了最好的位置,挨着窗户,学习累了抬眼就是窗外一片一片的梧桐树。春天来了,上周还光秃秃的枝丫上已铺满了嫩叶,新树枝欢快地抽条。李英超穿着新买的衬衫认真地做着往年的中考题,字体清秀隽永。坐他旁边的李振洋就没那么认真了,一会玩玩手机一会看看球赛,一会再画板上用铅笔扫扫,包里的书一上午都没打开过。李英超见他这散漫样子用笔敲他,用气声警告他好好学习,不然自己也不学了,李振洋才收敛。

 

偶尔李振洋被朋友喊去打球,李英超就从图书馆溜出来看。操场上围了一小圈人,有他哥哥的迷妹,有同班的队友,有为了凑综合素质分不得不来看比赛的新生。他小小一个躲在人后面。有的女生看他害羞,递水过来顺便调侃他几句:“小弟弟你看那个穿白背心,背后是9号的哥哥了吗,帅不帅?”

 

帅惨了。9号前锋李振洋一个漂亮的禁区突破之后把球扣进篮筐。围观的人中爆发了一阵惊呼,有自发的啦啦队参差不齐地喊着他的名字。额前和颈间的汗珠折射着阳光,刚进球的功臣看起来像个被镀金身的雕塑。他仰头喝下队友给的水,喉结上下翻滚,一半喝到嘴里,一半顺着脖子流进背心。李英超盯着他胸前被洇湿的布料,一不留神对上了那人看向场边的余光。

 

“回——去——”李振洋咽下最后一口水,冲他对了个口型让他回去学习。李英超只得回去,路上大脑循环播放帅气前锋那粒精彩的进球。

 

 

 

 

这一学期李英超体会到了人世间原来还是有温情和快乐的。哥哥会在每周五带他吃大餐,周末陪他学习,他偷偷懒看哥哥挥汗如雨地打比赛;哥哥会给他买衣服,问他还有没有同学欺负自己,他总是摇着头说你出现之后就没有了;哥哥会替他开家长会,班主任在唠叨的时候不合格的哥哥险些睡着,但是记录本上还是歪歪扭扭地写了很多中考家长应该注意的事项。

 

幸福的日子于他是不可多得的恩赐,他默默用自己的听话顺从来交换这些。他没有告诉哥哥被围攻的那天是因为他抢同学的作业抄还动手打了别人,那人气不过才叫了兄弟去报复。他哥哥也不知道学校里没人敢欺负他,他打架还挺厉害的,嘲讽过他的人都尝过苦头。那几个初中生说不出话也不是什么别的原因,只不过李英超在他哥哥身后做了个撕东西的动作。

 

配上一副看垃圾专用的眼神。吃过亏的人都会害怕他,落荒而逃。

 

我是个恶劣的坏小孩吗?每晚睡前他会这样问。当然不啦。耳边总会有一个温柔的女声回答他。恶劣的是你的家庭,是你身处的,无处可躲的,这个恶心的世界。他便能睡得很安心,哪怕白天经历过再多不好的事。遇到李振洋之后这个声音变成了哥哥慵懒的声线,尾音缠绕着抚过他的心脏。当然不啦。你是最乖最听话的弟弟。

 

 

他也在为了李振洋变成世界上最乖的小朋友,不再打架,努力学习,连老师都惊叹于他成绩飞速的进步。他想要哥哥的赞扬,想要哥哥的满意,想要他的一切一切。

 

 

6 家

 

爱是最好的安慰剂和兴奋剂,在打打闹闹的日子里时间流逝的飞快,爱意陪伴和滋润下的初三生成绩突飞猛进,顺利考上了附中的高中部。李振洋也大四了,开始在一家小杂志社实习当美工兼编辑。他嫌李英超住宿条件不好,在外面租了房子让人一起过来住。

 

搬家那天是个太阳很大的周末,李振洋抱着大纸箱走在前面,李英超小跟班一样拖着行李箱跟在后面。李振洋看着他的小细胳膊还没箱子杆粗,只让他运些小玩意儿。手忙脚乱在中弟弟不小心弄掉了一瓶黄色透明的液体,拾起来的时候说,哥你搬家怎么还带着冰糖雪梨呢。李振洋没忍住笑出了声,说小弟这你就没见识了吧,这是哥哥涮画笔用的松节油。李英超哦了一声,驳面子地说我当然知道。

 

运了大概109次之后拉行李的车才渐渐空了。两个人坐在新家的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热气从每个毛孔冒出来。李英超趁着李振洋低头擦汗的空当扑到他身上,汗水黏在一起,李振洋作势推他,背上小朋友就乱动着抱得更紧。哥哥,哥哥。他喃喃地叫,有些贪婪地吸着李振洋身上的味道。

 

“小弟。”背上小朋友的呼吸若有若无扫过李振洋的脖子,弄得他痒痒的,“快下来。”

 

“我就不我就不略略略略略。”李英超和他混熟,也敢适时任性。

 

李振洋也宠着他,背他去卧室。小孩儿一学期长了不少个头,直冲一米八去了。肉却是一点没见长,背起来也不费多少力气。他一手托着人的大腿,另一只手打开门,把小朋友在他背上颠了又颠,“四连全体,向碉堡冲啊!突突突突突突!”

 

李英超有时候会羡慕李振洋的单纯可爱。明明年龄比自己大,有时候心智却跟个小学生一样。和这样的人待在一起李英超也开朗了很多,从内心到性格都被无声地传染同化。

 

李英超的卧室不大,但是朝向很好,南北通透还有扇大落地窗。李振洋特地留了大窗房间给他,心知弟弟会喜欢阳光充足的房间。大扫除结束之后天已经黑了,他俩头碰着头躺在刚铺好的小床上。蓝白条纹的床单上还残留着洗衣液薰衣草的味道,混在夜晚的凉风中在屋内流转。

 

“行啦小弟,都收拾好了,今天辛苦啦。”李振洋侧过脸来,摸摸他的头,“早点休息,哥哥回屋啦。”

 

“好,晚安。”李英超凑上去,叭地亲了口他的脸,然后害羞一样飞速把自己的头藏进凉被里。

 

“不是…小弟…你干森莫…”李振洋有点震惊,脸瞬间开始发烧。被子底下的始作俑者闷着头不给他回应,他只好愣了一分钟道了晚安。

 

房间暗下来之后李英超钻出半个脑袋,眼睛里有某种光熠熠闪着。

 

暑假结束后李英超就高一了。新家离学校不算太远,公交四五站地就能到。放学之后他就会背着书包回家,有时候到家已经七八点,李振洋还没回家。杂志社刚成立,他一个实习生也被当成三个正式员工来用,加班也是常事。到家的时候小朋友已经睡了,给他留了盏廊灯,昏黄的灯光笼着家的气氛。一进门便闻到了饭香味,不用看都知道是他最爱吃的西红柿炒鸡蛋。

 

没住一起的时候他都不清楚小孩儿还有这手艺,天天都能给他不同的惊喜。比弟弟晚回家的时候总能看到饭菜静静在桌子上迎接自己,有时候李英超会发微信问他你快到家了吗,然后掐着点给他煮上饭;有时候他和弟弟说在单位吃过了不用做了,出现在餐桌上的就是一杯温开水或是消火的菊花茶。

 

李振洋一边刷新闻一边往嘴里塞着番茄炒蛋,竟有了种婚后过日子的实感。

 

吃完他踮着脚尖轻声慢步踱进小朋友的房间,看他睡得香甜,工作一天的疲累也消了大半。走过去轻轻给他搭上被不安分的小腿踹开的毛巾被。

 

还不够,还不够。李英超还没睡熟,感知到了那人走进自己房间。只是“习惯”和“感谢”离他所求还差的太远,但是他急也没用,离高考结束和成年还有三年,就让这三年的我们保持兄弟关系。来日方长,他替哥哥给自己许下承诺。




tbc.

【洋灵】顽劣成性 (上)

不是骨科 设定是 李英超的姑父是李振洋的叔叔?总之没有血缘关系就是了


7岁年龄差


勿上升哥哥弟弟们


文笔不好只能撒撒狗血了


1 海

“哎,洋洋,你叔叔家有个弟弟在旁边附中上学呢。”李振洋从瓷碗往嘴里扒拉着饭,妈妈的话穿过耳朵,“叫…李什么超来着。”

 

“李英超。”他爸补充。

 

“对对,李英超。说是家里最近变故没人管呢。”妈妈在盘子里挑了块嫩芹菜放在口里嚼着,“你有时间了去看看人家关心下。”

 

“哦。”他不置可否。李英超这个名字没能和众多轻飘飘的信息一起穿耳而过,而是在他脑海中停留了片刻。印象中小时候自己和他一起玩过——他的家在菏泽,爸爸还有几个家长开车带着他们去了青岛。7月的青岛太阳很大却也不至闷热,清凉的海风吹得小朋友们舒爽惬意。

 

李英超是那个一路没什么话的小孩儿。见了大海他好像也没有别人那么兴奋,而其他的孩子是第一次看到海,都撒了欢地光脚踩着沙飞奔。

 

李振洋是不想去的。懒散如他向来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虽说师大附中就挨着自己的学校,而自己美术专业大三课也少了很多。

 

 

 

 

小朋友蹲在海边,抱着膝盖,黑色的头发乖乖趴在小脑袋上,远远看去就像一团小小的黑影子。彼时小朋友只有5岁,而他已经12了。他走近一看,黑影下的沙子上浮了个字出来。

 

一个歪歪扭扭的“海”。

 

小朋友歪头看他,手里还拿着写字的小棍子。“你知道吗,我害怕海,但我又很喜欢大海。只能把海写在沙滩上啦。”没等他发问小朋友就笑着自己回答。远处一个海浪卷挟着凉意爬上浅滩,星星点点的水花溅到他们身上,有一滴落在李振洋眼睛上,他下意识眯起了眼。

 

 

 

 

 

 

他突然想起那个下午海边叽叽喳喳的孩子们和团蹲在地上的黑影,一脸明亮笑容的5岁小男孩挥散不去。鬼使神差般地,他跟妈妈说了“好”。

 

 

2霸凌

 

而真的见到他已经是一周以后的周二了。这天李振洋上午没课,他才突然想起还要去看小朋友这事。他赶忙从床上蹦下来,随便套了件毛衣便走到学校旁边的小超市。在货架上挑挑拣拣,想着15.6岁的小朋友大概爱吃薯片喝可乐之类的,不一会儿就挑好了两兜子零食。

 

然后就在街转角的小路上看到了被三个男生围起来的李英超。他一眼认出被围着的那人,确切的说是认出了他一头又乖又顺的黑头发。细碎刘海遮住了一点眼眸,却没挡住眼睛里一如5岁海边太阳般的光亮和一点点凶狠,穷途末路的狠绝。

 

李振洋“哐”地扔了零食冲了过去。“嘛呢嘛呢!”他不想动手,遑遑冲那仨人方向挥了挥胳膊,手臂划过空气发出微弱的风声。那三个人个头不高,还穿着附中的校服,身板和靠在墙角的李英超一般瘦弱。一打三还是问题不大的,这几个小鸡仔看起来连一米七都不到。李振洋在心里拨着算盘。

 

“他…”为首的那个男孩眼神在李振洋和李英超之间飘忽,似乎是看到年长的青年泄了胆气,“他…抢我…的…”

 

“借你一块橡皮,也能说是抢。”靠着墙角的小朋友低低反驳,不卑不亢地昂着头。

 

“你,…他…”对面的初中生打量着他俩,声音越来低,最后竟一句完整的话也没说出来。“这次就算了!”男孩梗着喉咙放了句狠话,带着那两人走了。

 

“别再让我看见你们欺负我弟弟了啊,下次告你们老师去!”李振洋冲着他们背影威胁道。

 

“弟弟你没事吧?他们没怎么你吧?”三个坏学生离开之后他才发觉自己心脏也突突跳得很快,紧绷神经松懈下来的一瞬间手也跟着失了力气。他的手软软搭在那人肩上,面前的小朋友反而成了他的支撑点。

 

而对面的小朋友状况似乎更糟。细密的汗珠从黑发间渗出来,不一会就挂满额头和鼻梁。他紧紧咬着下唇,呼吸带着鼻翼一张一阖,微微颤抖的睫毛出卖了他的故作镇定。老旧的红色砖墙趁得小朋友脸色愈加苍白,像张平整的宣纸,笔尖一戳会就破了。李振洋这会缓了神过来,抬手摸摸他的脸,指腹像毛笔笔触一般轻柔划过宣纸。“李英超,你没事吧?”

 

小朋友闷哼了一声,鼻翼里吐出长长的气息。他瞳孔渐渐模糊了焦距,卷翘睫毛鸟儿一样温柔落下树梢。

 

等李振洋反应过来时李英超已经闭着眼晕倒到他怀里。

 

 

3医院

 

其实李英超是个很会读取别人心思的人。从他出生到六岁父母从没停止因为一点琐事而吵得不可开交。在每个平淡的夜晚都会有杂音划破宁静——有时候是瓷器摔碎的声音,有时候是父亲夹操着不堪入耳字眼的嘶吼。李英超总是默默抱着自己的小熊玩具躲进屋子的小衣柜里,关上门的那瞬间一切声音也被隔绝世外,一方小小的黑暗天地只有翻滚的胃绞痛陪着自己。

 

在这种环境中他不得不习得小心翼翼的品格。不论是吃饭,洗澡还是睡觉,他都完全表现出一个乖孩子的模样:吃饭的时候不挑食,吃完会去厨房刷自己和父母的碗;4岁就会自己冲澡,坐在浴室的小凳子上耐心擦拭身体;睡觉的时候也不会缠着父母讲故事,只消躺一会便进入梦乡。他知道自己足够乖就会躲开父母的责骂和怒意嫁接。他会仔细观察,爸爸的眉毛好像走向不对,可能什么又惹他不开心了。小朋友赶紧颠颠跑向厕所,门锁落扣的咔哒声和父亲的粗口同时迸发。

 

如此压抑环境中他生活了15年,父母终于如愿以偿离婚了。刚盖完章母亲就坐火车逃回了南方老家,只给他留了张银行卡;而他那个野兽一样暴戾的父亲自然也是不会多管他。只有姑姑从小心疼他,帮他联系了姑父的亲戚照看。然而这对李英超来说并不是一个坏的转变,毕竟过去的十几年他几乎都是自己照顾着自己的,父母的分开反而更像个带来惊喜的好消息。

 

揣摩人心的本领一天天积累下来,被苦难的、不停推着向前的时间打磨成了防御的利器。所以在此时此刻,这个好看又仗义的大哥哥刚刚结束英雄救小朋友,护着自己的当下,他猜测,自己应该适当示弱才能引起那人的心疼。

 

这个时候应该两眼一闭昏过去,苦肉计。哥哥一准儿担心害怕。

 

但他是在医院睁开眼之后才想起这个妙计的。自己真真切切晕倒了,低血糖和低血压并犯。

 

“弟弟,你醒啦,怎么样,还难受吗。”意识浅层中出现的人端坐床前,见李英超睁眼俯身握住他的手。手还是麻的,没什么肌肤接触的实感,只有手背比体温略高的热量昭示了这次接触的存在。

 

“…那两袋子零食呢。”他冒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窝在李振洋手里的手指动了动,虚虚地说,“我…我想吃糖。”


oner四个大帅哥冲呀!万能女孩绝不认输!!

oner四个大帅哥冲呀!万能女孩绝不认输!!

oner四个大帅哥冲呀!万能女孩绝不认输!!